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灵水的个人主页

一个冬暖夏凉的地方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离了稀土他们基本上活不了  

2009-10-28 10:16:2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被遗忘的宝贝

尾矿坝的另一个名字叫“稀土湖”。距包头市区12公里左右,与包钢同建于1956年,占地11平方公里。

尾矿坝内稀土的存量约有一千万吨,是业内人士公认的世界上最大的“稀土湖”,湖“水”完全靠自然蒸发。整个矿坝每年以0.9米的速度不断加高。

从新光一村去尾矿坝的路上,《中国周刊》记者看到,一种暗红色的、类似于泥浆一样的物质,从东面的包钢方向,沿着路旁两条宽约半米、深约一米半的沟渠流向尾矿坝方向。

后经了解,包钢从白云鄂博开采的矿石,经专线铁路运到包头选矿厂,将矿石磨碎成粉之后,运用磁选方式选出铁粉,再分离出大约10%的稀土,然后将剩余矿浆经这两条沟渠送往尾矿坝,日夜不停。

“这片湖就是一个储量不断增长的稀土矿。”熊家琦,包头稀土研究院稀土信息中心原主任对《中国周刊》记者说,“换句话说,这是一个宝贝坑,但是我们把它浪费了。”

熊家琦认为,几十年来我们一直对稀土过度开采,却对尾矿坝中的宝贵稀土置之不理。“越开采尾矿越多,稀土湖越大,稀土浪费越多,对周围环境污染越严重,这样的恶性循环,让人痛心。”

据介绍,包头白云鄂博混合稀土矿占全国稀土储量的83.7%,包钢至今已开采主矿和东矿3亿吨。这些矿石中,既含铁也含稀土。筛选完铁矿之后的稀土矿石被称为稀土精矿,只占矿石总量的5%。

照此计算,目前已开采的稀土精矿石约为1500万吨,但实际生产出来的稀土只有143万吨,利用率仅为9.5%。其余大约75%的稀土以选矿后的尾矿形式进入尾矿坝,另外大约15%的稀土以飞扬、炉渣等形式流失。

曾经有专家估算,如果按照现在每年1000多万吨矿石的开采速度,白云鄂博主矿、东矿再经过30年将开采完毕。

“难道我们非要等到那时再关注尾矿中的稀土?利用尾矿坝里的,就相当于保护节约了白云鄂博的。”熊家琦说。

让他欣慰的是,一个新的技术团队正在努力唤醒这片沉睡的稀土湖。

落后的冶炼

据熊家琦介绍,这个由包钢成立的技术团队,正在研究运用新的工艺流程,提高稀土精品矿的品位,将尾矿坝中的稀土进行二次利用。那样,不仅可以使尾矿坝获得新生,而且将减少对白云鄂博稀土原矿的开采,更重要的意义还在于解决稀土冶炼过程中的“酸碱之争”。

所谓酸碱之争,是指稀土的两种冶炼方法,一种是酸法,一种是碱法。酸法适用于各种稀土矿,成本低,但对环境的污染也大,排出的废气氟含量超标47倍,废渣量大且放射性元素污染无法处理。

而碱法无废气排放,污水中无环保超标物,含放射性元素的废渣少,但是要求稀土精品矿的品位较高,而且生产成本将增加二到三成。不过,如果将环保成本考虑在内,总成本依然较低。

遗憾的是,中国整个北方地区的稀土冶炼厂,目前几乎全部采用低成本、高污染的酸法工艺。

掌控市场价格

与刘成钢有着同样感受的还有安四虎。安四虎,是包头稀土高新区管委会主任助理。

包头稀土高新区是中国唯一的稀土产业园区。9月16日,《中国周刊》记者在这里见到了前一天刚从日本回来的安四虎。看看日本企业对于中国限制出口政策的反应,是他此行的主要目的。

安四虎在日本待了10天。其间,他走访了日立、松下等多家日本企业。这些企业有一个共同点:稀土的需求量巨大。

“反应激烈!离了稀土他们基本上活不了,如果真的得不到原料,他们肯定要撕破脸皮,甚至走世贸诉讼程序。”这是安四虎基于考察得出的判断。

经过这次出行,安四虎愈加认为国家控制出口、划定稀土出口红线是“非常及时和必要的”。在他看来,这项政策能够解决包头、甚至是全国稀土被“贱卖、乱卖、胡卖”的严峻现实。

安四虎说,前些年,内蒙古稀土产品销售较为散乱,各厂商互相压价,扰乱了包头乃至全国稀土原料市场。“在出口贸易中,基本上是外商提什么价,企业就得接受什么价,最后卖的虽不是大家说的白菜萝卜价,但确实不尽如人意。”

《中国周刊》记者在包头采访时,曾听到一个相互压价的故事:一个日本商人拿了张包头主要稀土企业的清单,挨个询价。前一家企业报价3万元,他就告诉下一家说有人报价2万8。最终,这个商人以7000元钱的价格买下了他想要的货物。

“首先要确保稀土资源的可控性,才能解决贱卖的问题。包头长期以来的问题,就是贱卖原料。”安四虎说。

去年底,为解决这一问题,在包头市稀土高新区的主推下,包钢稀土公司联合内蒙古高新控股有限公司、包头华美稀土高科有限公司等,共同组建了内蒙古包钢稀土国际贸易有限公司。公司在国家指导下,对与包头资源有关的稀土产品进行统一收购,统一定向销售。

“从此包头就没有第二种声音!再来买东西,就是这一个价格。”

不过,这种联合作战也有一个适应过程。安四虎说,起初筹划此事时包钢并不同意,在2007年的时候,包钢觉得自己日子非常好过,“当时价格正高,不用统一。结果2008年它的日子也不好过了。”

安四虎还向记者透露,包头正在打造国家北方稀土战略储备中心,为此,他们已向国家发改委递交报告,希望中央能给予支持。“我们要做的是在北方承担起国家战略储备职能,把包钢每年挖出来的那些不能全部使用的原料储备起来,以此掌握稀土的定价权。”

他说的“那些不能全部使用的原料”,自然包括悬在“搬迁五村”村民头顶、那座世界上最大的“稀土湖”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